2020混合云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奇平视点:对知识霸权的“非暴力不合作”宣言

2003-08-18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印度人,好样的!

  据CNET News.com 5月29日报道(作者David Becker),印度总统阿卜杜尔 卡拉姆(Dr. A.P.J. Abdul Kalam)日前发表了含蓄批评知识产权并提倡采用开放源的讲话。卡拉姆提出,开放源代码软件,为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现代化的最好机会。

  阿卜杜尔•卡拉姆关于知识产权和开放源代码的这番话,令我对印度顿时刮目相看。我看到,印度出现了一位信息时代的圣雄甘地。这篇讲话,按其精神实质来看,不谛于发展中国家的“知识《独立宣言》”。如果说,甘地通过“非暴力不合作”,反对的是英国的工业霸权;卡拉姆则是在对日不落帝国的继承者所推行的知识霸权,进行“非暴力不合作”。

  所谓对知识霸权的“非暴力不合作”:非暴力,是指不直接反对“知识产权”本身;不合作,是指不与知识霸权者合作,而与他的对头――开放源代码合作。卡拉姆总统,正是在与盖茨摊牌,意见破裂后,发表上述讲话的。

  卡拉姆指出,“最不幸的是,印度似乎仍然相信专有权解决方案”;“信息技术正在影响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然而,按照包括这些专有权解决方案在内的商业惯例做出的任何细小改变,却可能使信息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对社会生活产生破坏性的后果。这正是需要构建开放源代码软件的理由。构建开放源代码软件,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是成本既低又有效的。在印度,开放源代码软件,一定要到来,并且是符合我们亿万人民利益的必由之路”。

  遗憾的是,这则消息的中文稿译得太糟糕了。不知为什么,竟将总统(President),译成了“总理”。(总理应是Premier)。里边译得也不对。卡拉姆这里所说的“专有权解决方案”(proprietary solutions,或译“产权解决方案”),显然是指知识产权解决方案。它是相对于开放源代码的非专有权解决方案而言的。中文消息稿译成“软件”不完全准确。吓得我不敢再看中文消息稿,只好自己读原文。所以本文引语与此中文消息稿完全不同,大家不要误会是这位印度“总理”又说了另一番话。希望有得到卡拉姆总统讲话纪录稿全文的人,将来把它翻译出来。说不定是一篇可以载入史册的东西呢。

  我为什么如此高度评价卡拉姆总统这番讲话,把它说成是发展中国家的“知识《独立宣言》”,以及对知识霸权的“非暴力不合作”宣言呢?最主要是因为,以知识为核心的第三次浪潮发生以来,人类关于知识这个“核心”的左中右三种观点,第一次凑齐了。关于知识的第一个话语中心,形成最早,以美国为中心,完全代表发达国家立场和利益,强调绝对的知识产权,甚至追求知识霸权;关于知识的第二个话语中心,接着形成,以欧洲为中心,主张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立场和利益的折衷,代表是英国政府知识产权委员会的官方立场;关于知识的第三个话语中心,自然应当是完全代表发展中国家立场和利益的,但过去一直没有形成一个中心,现在看来,印度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在第三次浪潮核心问题上的精神领袖,形成印度中心了。

  说卡拉姆讲话是“发展中国家知识《独立宣言》”,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位发展中国家元首,如此公开鲜明地表达与前两个中心完全独立的、完全站在发展中国家立场的知识观。

  独立性的第一点表现在两个“最”。

  第一个“最”是:卡拉姆指出,“最不幸的是,印度似乎仍然相信专有权解决方案”。卡拉姆竟敢象甘地那样,迎着一个具有绝对优势的帝国说,在知识产品上,相信专有权解决方案,是一个国家“The most unfortunate thing”。这充分显示出一个有数千年历史的知识古国的智慧之人,关于“知识”所特有的独立思考。当今世道,面对强权,谁敢横刀立马,前有圣雄甘地,后有阿卜杜尔!

  第二个“最”是:“开放源代码软件,为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现代化的最好机会”。一个软件,不至于的。这话只能这么理解:知识,以及与之相应的不同知识生产方式,要提高到发展中国家现代化“最高机会”上来认识。

  独立性的第二点表现在:作为一个软件出口国,印度总统能清醒地看到专有权解决方案不是自身利益所在。

  这是难能可贵的。一个发展中国家,对知识这个核心资源,在采用知识专有权问题上,连自己是吃亏还是占便宜,都搞不清楚,自然谈不上什么独立不独立。有的发展中国家,自己是软件进口国,还认为知识专有权代表进口国一方利益,而不代表出口国一方利益。作为折衷立场的英国政府指出,知识专有权肯定让发展中国家吃亏的正式判断,发展中国家还要捂着这个观点。现在,发展中国家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而且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软件出口国印度,是印度的总统。三个知识观中心中,有两个中心,都持这种看法了。而且,印度作为软件大国,什么是利,什么是弊,相信他想得清楚。不需要什么“专家”(不管是不是被美国收买的)来指点他。

  独立性的第三点表现在:当对专有权解决方案(知识产权)与非专有权解决方案(开放源代码)进行利益比较时,卡拉姆的出发点是独立的。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从谁的利益出发。卡拉姆反复用这个词,society,society(社会)。言下之意,知识不光是知识本身,还有知识的外部性所带来的正负两方面社会含义。既可以在the business practice(商业惯例)外,造福社会;也可能因商人不正当的贪婪,损害社会。比如搞些鸡鸣狗盗的small shift(细小改变,比如为升级而升级,不可告人的损着等等)。美国花几百万美元收买一个发展中国家改变知识政策,也许不是难事;难就难在碰上个软硬不吃的明白人。这个明白人又认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这个死理。你看,卡拉姆一张口,就是the benefit of our billion people(我们十亿人民的利益)。印度人再穷,收买billion这个量级的“人民群众”,就不是商家的力量所能达到了。专有权解决方案对谁有利,要看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卡拉姆坚持的,是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独立立场。

  ――第二个方面是利益本身的是非。美国中心的知识霸权观,一个常用手法,就是把利益的是非颠倒过来。只要让你把利益看反了,你即使坚持自己国家的立场,而且立场坚定,那和让我收买了,效果不是一样吗?比如,一直以来,人们都公认在安全性上,开放源代码比专有权解决方案强。结果,微软就有针对性地展开“震慑”行动,让别人怀疑LINUX的安全性。这一回,盖茨失算了。我不知盖茨具体说的哪一点,让他与卡拉姆总统谈崩了。但从卡拉姆关于会谈的声明看,划的圈是软件安全问题。无非是用专有权解决方案完全,还是用开放源代码安全,两个人完全谈不拢。毕竟,蒙一般人容易,蒙一个国家的“导弹之父”,盖茨得有能造出导弹的水平来,这对盖茨太不公平了。他不了解阿卜杜尔•卡拉姆(Dr. A.P.J. Abdul Kalam),这位原来是印度国防部科学顾问、印度“导弹之父”, 2002年7月25日就任印度总统的人。早在1999年,他就在印度军方一个内部会议上说过,商业软件平台中可能含有“人为故意设置的漏洞”。他那时就说,现在是我们考虑自主开发计算机操作系统的时候了。这样一个雄才大略之人,当了印度总统,什么是国家利益,人家拎得清。盖茨,你认倒霉,再找下一个国家蒙吧。不要悲伤,反正世界上国家有的是,一百多个呢。

  把卡拉姆讲话,释读为对知识霸权进行“非暴力不合作”。是基于两个原因:

  一是他的“非暴力”策略。卡拉姆有印度人特有的智慧。甘地如果采用暴力策略,以当时日不落帝国的强大军事力量,是不可能把英国殖民者赶出印度的。而非暴力,是靠真理本身的力量,让非正义自我消解。卡拉姆说话很有分寸,他不直接说反对知识产权,与美国搞对抗。即使提到知识产权,也只是说专有权解决方案如何如何。显得十分“非暴力”。但既然连“自主开发计算机操作系统”都在考虑了。非暴力,只能视作坚持自己利益“内方”的一个“外圆”而已。

  当然,我相信,对印度这样一个软件大国来说,他要反对的不是知识产权,而是知识产权中的外国霸权。解决的是知识产权中的民族利益矛盾。知识产权对于自我发展是不可缺少的。所以“最不幸的是,印度似乎仍然相信专有权解决方案”,并不是针对印度软件出口说的。卡拉姆应该有个小算盘:印度是出口软件给别国用,当然能卖高价就卖高价;但这个高价显然不适合印度人民,他们怎么办;如果高价再不安全(印度进行核试验一个月后,一个黑客组织声称,他们破坏了印度最重要的核研究机构——巴巴原子研究中心的计算机系统),何苦来呢。这肯定是提倡开放源代码的一个原因。他有非常现实的考虑。国内有些呆学者,以为讲知识产权,谈判时就不讲利益了,应当向人家印度高手学习。

  二是“不合作”策略。正如非暴力,不是不抵抗一样。不合作,也不是不做事。事情还是要做的,而且还要做好。这就要见精明程度了。甘地争取印度独立,也不是念佛把英国人念出去的。手里一定有一大把好牌。LINUX,就是对付知识霸权不合作时的好牌。LINUX,是“专有权解决方案”心中永远的痛。痛就痛在,专有权解决方案立身之本是更高的效率,也就是说,知识产权的合理性,不仅在于证实专有权解决方案知识生产力;还要证伪非专有权解决方案知识生产力。LINUX让知识产权最郁闷的地方在于,它不仅没让知识产权证伪自己,包括效率,包括安全;而且至少证伪了“只有” 专有权解决方案知识生产力高这个“只有”二字。印度人这句“最不幸的是,印度似乎仍然相信专有权解决方案”妙语,颇有佛性,也就是说,虚实正反理解,都一样。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就是指开放源代码cost-effective,成本又低,又有效。如果“不合作”的生产力,超过了“合作”;“非暴力”的生产力超过了“暴力”,柔弱不就是把刚强给活活“欺负”了吗?当年,“柔弱的”甘地,就把“刚强的”英国,活活“欺负”跑了。今天,知识霸权虽然“刚强”,但自由软件的力量,就在自由二字本身。为什么?因为从根本上说,自由软件的原理象恒星,专有权软件的原理象行星。恒星自己发光,行星的光要来自外界。行星需要外来的利润作光,才亮,是被动的;恒星自己发光,不靠外来能源动力,是能动的。自由软件作者的动力,是自动力,发出的光,是太阳光;专有权软件作者的动力,是他动力,发出的光,是月亮光;对这个星系来说,黑天只是假象,白天才是本质。时间有利于让事物恢复本来面目。

  在这世界上,自由是柔弱的力量,知识是更柔弱的力量,自由的知识几乎没有任何力量,因此,他才能将世界上一切刚强,彻底融解。就象一亿年的风,可以吹散坚硬的岩;一万年的浪,可以打散铁打的岸,更何况区区百年不值一谈的帝国霸权呢。(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