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混合云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网上奇平视点:微软的盲点

2003-09-13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针对中国、日本和韩国政府正在联手开发可以替代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的开放源代码Linux系统,微软公司负责亚洲政府事务的主管汤姆表示:“我们认为,在软件产业中,市场将决定谁是赢家,政府不应当具有决定谁是赢家的权力。”

  在微软想决定政府“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之前;我们先要看,微软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

  第一,微软应当坚持自由市场经济,应当公平竞争,不应当滥用垄断。

  微软言下之意是,政府,请你站到一边去。我与LINUX竞争,无论我用什么手段,哪怕消灭了LINUX,实现了垄断,你也没有插手的权利。微软的立场暗含着这样的经济学观点:市场无论处在竞争状态还是垄断状态,政府都不应当干预。可惜,这是一个很歪的经济学立场,它背离了自由市场原则。

  微软自己是在完全让市场决定赢家吗?如果是这样,他就应当停止对LINUX的“威慑”战略,停止收买社会公器“制造”法律、理论和舆论的行为,停止合伙对IBM等LINUX支持商家搞经济行为之外的小动作。面对LINUX表现出的越来越强的市场竞争力,微软频频使用市场经济之外的盘外招,却对裁判指手划脚,企图教裁判“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政府唯一的“应当”,是代表公共利益。其中之一,就是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如果市场出现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的垄断者,政府理所应当站在公共利益的立场上进行干预。这种干预不是为了反对市场竞争,而是为了扼制垄断者的势头,恢复市场竞争。

  作为没有偏见的中立人士可以想一想,当前支持LINUX的政府中,从欧洲到亚洲,还有几个是不信奉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法国、德国和秘鲁等国家已通过立法规定政府必须使用开源软件,还有日本、韩国、印度……,政府都在以这样那样的形式支持LINUX,这些国家难道背离了市场经济吗?究竟是谁有毛病?大家可以中立地想一想。

  背离了自由市场经济的,正是微软自己。微软坚持市场经济没有错,但他坚持的市场经济,是垄断市场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这一点有错!微软的帮凶已经明确把矛头指向了自由市场经济,提出市场形成的垄断,不必去反。我们应当做什么?唯有坚决反对!我们不仅反对行政形成的垄断,也反对市场形成的垄断!因为在微软或其它任何企业形成的市场独裁下,没有人能快乐而自由。

  吃够计划经济苦头的中国人,深深体验到自由市场经济的可贵,因此要坚持自由竞争,把市场经济搞下去,不管美国人和他们的跟屁虫还坚持不坚持这一点。哪怕一些美国人背叛了亚当.斯密的原则,要搞市场垄断,我们也不要盲目跟风。

  第二,在最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家,政府提供公共产品,也是天经地义,微软不“应当”大惊小怪。

  对于在市场经济中“提供产品与服务”这一点本身来说,政府与企业并无区别;最主要的一个区别仅在于,政府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企业提供私人产品与服务。一个国家,不会由于政府经营铁路等公用设施,就不算市场经济了。在新经济中,情况虽然复杂一些,私人公司可以介入公共品的生产,但并不排斥当该一公共品由私人公司提供导致个体效率高而社会效率低时,由政府介入的可能。

  软件产业具有特殊性。我认为其中有些属于公共品,如国家技术标准、JAVA标准等;一些属于具有公共产品性质的私人产品,如WINDOWS操作系统;一些属于完全的私人产品,如应用软件。

  谁分别应当是开发它们的合适主体呢?这里的道理,有点象香港的马路。公路是大家免费使用的(或说用税赋交过钱了),但如果是私人修的通向自家的路,可以禁止公众免费使用。目前的软件产业,还没形成成熟的规矩,所以比较乱。操作系统恰好介于公路和私路之间,由于它是公众在信息空间上行走的必经之路,收费太高,则微软的企业效率虽高,而社会的效率却相对不那么高,甚至降低。这个道理是大道理;商家开发这条路付出了多少代价,需要补偿,这是小道理。

  当大道理与小道理矛盾时,商家(以及他们收买的学者、记者)有时会大嚷:开发操作系统,是人家企业的功劳。企业爱订多高价就订多高价。否则,谁还有积极性搞操作系统?这话确实有道理,但反面的道理跟它是一样的:私人没有积极性的事,属于提供公共产品的事,不正应由政府出面吗?这些人也不想想,你们这些话不正是为中国、日本和韩国政府联手开发操作系统,找到了一个再好不过的理由吗?

  这就好比一个城市需要跨河大桥。目前只有一座,是私人修建的。但由于收费太高,导致社会交往效率低下;政府决定利用税收,另造一座免费的。私人大桥的主人不干,说这应由市场决定。当市场中没有第二家企业有实力造大桥时,政府“应当”怎么办,听任大桥贵下去,让大桥垄断者任意收高价吗(虽然大桥主人可以抽掉垄断这一条诡辩说,这是市场供求)?真正的市场经济是什么呢?是在税收修桥的成本和社会效率,与私人修桥的成本与社会效率之间,找到一个均衡点。举例来说,修桥花20亿,但不修桥会少得税收40亿,政府为什么不花20亿税收去修座桥呢?

  微软如果真是坚持市场经济的话,他不该阻止中国、日本和韩国政府联手开发操作系统,而是让这些政府用税收支持开发操作系统与预期新增税收之比不如继续采用WINDOWS划算。各国政府的边际计算是:当买不起WINDOWS的人通过电脑网络可能创造的税收,足以支持开发另一个操作系统时,政府就有必要以公共产品方式提供操作系统,就象提供机场和铁路那样。微软需要大大降低操作系统价格,降到比如,10美元,还要不断创新,才能打消政府出手的念头。

  这不是成心要微软的命吗?我对微软并无恶意,因此给他提出一个冷静的忠告(我如果有恶意,连这个主意也不会给他出):操作系统与应用软件,是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应用软件才是企业真正的天下。企业得天下者,“应当”以应用软件为先。微软“应当”专注于应用软件开发,不要与政府争利(指争夺税基)。历朝历代、各国各地历史经验表明,老虎身侧,岂容他人酣卧。如果微软不答应被“杯酒释兵权”,不退出操作系统历史舞台,他将象农业社会与政府争盐铁,工业社会与政府争航空一样,呛政府行市了(未来政府不是要霸这个市,而是要把它还给老百姓)。除非他把各国政府一个一个收买搞定,否则最终难逃一劫。

  微软对市场经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一是企业的市场经济,其二是政府的市场经济。完整的市场经济,是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共同的市场经济,应当以整体帕累托最优为轴心运转,而不是以企业以为如何如何为“应当”的尺度。发展到微软这个规模的企业,应对此有所了解,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