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一篇“中年油腻”引发的全民焦虑

2017-11-02 eNet&Ciweek/圈玖

作家冯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再度掀起一场沸沸扬扬的网络狂欢,一时间,微博、朋友圈被各种“中年油腻男女”的N条标准霸屏,有人戏谑自黑且乐在其中,有人借调侃之名窥见人生百态。顺理成章的,“反中年油腻”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揭竿而起,一面试图从根本上否决这种不堪的定位,一面将之解释为人到中年的“随性洒脱”。

然而,对于大多数看客而言,真正戳心窝的并非是朋友圈的真实“油腻感”,而是自己尚未踏入中年之列,却早早与这一群体画上等号。君不见,当初凌云少年练就一副油嘴滑舌;君不见,曾经壮怀激烈化作一身酒肉皮囊。中年还是油腻?这是个问题,但并不足以真正将大众推向集体高潮。可怕的,是身未老,心已浊,像晚高峰的闹市街道,明明路还那么长,却再无通透之气。

从青年脱发到中年油腻,焦虑感均匀的铺设在现代人生命的每一个时段,并随时准备着触发大众的敏感神经。有人说焦虑来自于越来越多的选择,有人说焦虑来自于从工作到生活的压力。选择也好压力也罢,早已存在的事物又怎好彻底革除呢?而焦虑本就是人们自我定义的情绪,若不在起心动念处觉察,又怎会随周遭改变而增减呢?浑噩与妄念,焦虑与不安,知幻即离,不做方便。王阳明说良知如明镜高悬,可照世相万物,镜不可一日不擦,良知不可一刻不查。丢了性,失了魄,镜不辨妍媸,心不分浊清。

压垮现代焦虑群体的,不是身上的多少根稻草,而是心中明镜的结垢,思考能力的衰竭,自由灵魂的消亡。像臧克家最为耳熟能详的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避免步入“油腻”之列,无关年龄,无关肥瘦,良知常照常觉,即便是保温杯泡枸杞,也别有一番滋味。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