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互联网经济下的成功模式都有个共性:成全自己前,先搞定联结者

2016-04-20 eNet&Ciweek

一个故事

说起动画,你会想到什么?也许,《米老鼠》。

据说,《米老鼠》是根据华特·迪士尼小时候的经历所创。童年时期,迪士尼生活在农场,每天与动物相伴。偶然一天,他在画画,一只老鼠跳上书桌。正是这只大胆与他逗乐的老鼠,影响了迪士尼之后对于动画的创作和想法,这种与自然亲密无间的经历也渗透进了迪士尼之后对于整个动画产业链的思考。

戏剧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动画的传播目的远不只是娱乐。现代动画,更多的是有教育意义的传达方式。动画不仅是给孩子看的,它也为家长提供了教育的辅助手段。形象生动,意味深长,具启发意义。

1926年,迪士尼制作公司成立,从此,动画走上了一条以特殊形式拉近人与外界一切的道路。与迪士尼不同的是,国内的动画产业发展缓慢,且缺少全产业链贯通式的思考。在互联网加速产业升级的时代,动画领域也不例外。正如万象娱通总经理武楠所表达的,中国的动画业亟待需要一个贯通全产业链服务的平台,而平台要做好这项事业,需要首先“抚平”自己,成全各方。

1273433354_副本.jpg

由于特殊的环境,中国缺乏像迪士尼一样将整个产业链都做好的公司

单纯的版权代理、授权好比林中伐木,不计长远利益的业态顽疾已久。

国内的动画产业分多个环节。一般而言,小的制作公司,没有强大的资源和技术做出优秀的作品,在算法、制作特效等方面存在差距。前段时间热映的《疯狂动物城》,据说花费了整个制作团队3年的时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资金。

另一方面,国内的制作公司没有像好莱坞、迪士尼一样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作品出来后,因未有基于整个产业的前瞻化思路,制作方仅在考虑如何让片子火起来。这也涉及到片子的播放渠道问题。国内的渠道供应方其实并不少,对制作方而言,关键在于选择什么样的渠道,及怎样将优质的资源送达到合适的播放渠道。据武楠介绍,一些播放渠道对于资源的吸纳数量是有限的,即使找到播放渠道,如何包装、推广,也是传统制作公司所不擅长的。

传统动画行业,产业细分明确,制作公司只承担制作的职能。片子制作完成后,专门有版权代理公司,但版权代理们,只单纯做版权买卖。授权公司也是一样,拿到授权后,只做授权生意。

这样的方式好比是在森林中搭建了一个卖木材的公司,谁给我不错的价格,我便不计后果地将树木砍伐后卖掉。可能,比喻不太恰当,但基本都是不计长远利益的商业规则。

近几年,IP大热、宽带升级等,也给视频网站带来许多困惑

IP越来越贵,广告越来越长,难盈利的视频网站症结何在?

版权越来越贵,买不买得起,买多少,买哪些,都是视频网站需要考虑的。虽然有先天的渠道优势,但推得好不好又是个棘手的活儿。一旦一部花重金买来的片子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即会影响下一部片子的购进和营销。如此,往往会形成一个死循环。

再者,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导致家庭用户的宽带不断升级,意味着视频网站需要付费的宽带成本更高了。而视频广告每年的涨幅平均不足30%,远满足不了成本的上涨。这也是为什么视频网站会推出付费制,广告时长不断挑战用户心理极限的一个原因。成本的上升,意味着不得不牺牲关注者的好感度。

总的来说,处在动画这个产业链中的每一环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发展路径

总的来说,处在动画这个产业链中的每一环,无论是版权经销商,还是视频渠道商,都因这样那样的因素,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发展路径。因此,各方的矛盾就会愈发突显。

做版权的,只要把版权卖给视频网站,不考虑视频网站会不会推,只要赚钱了,就可以。但这不是厂商所希望的,厂商希望以片子提高知名度,以期为再创作奠定基础。

不管是制作方,还是做授权,及最后的衍生品一方,将各个环节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是迪士尼模式,迪士尼自己做了一整套的产业链。从制作到发行,有自己的媒体、玩具设计公司、销售终端,及主题乐园等,基本把以一个动画为起点的所有商业价值全做了。

但国内还未有成型的,实力强大到足以复制迪士尼模式的成熟公司来实现这种蜕变。

万象娱通最核心的,是不隶属于整个产业链环节中的某一点做事情

武楠说,国内没有人做平台,之前动画环节上的企业都是基于每一点在做。奥飞在国内算是做动画和玩具较早的公司,而且做得不错,但拥有这样模式的企业没有几家,且奥飞的目标是打造中国式的迪士尼。“那么万象娱通的立足点呢?我们想打造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可以帮助所有的动画厂商都去完成这个产业链的事情。”

万象娱通最核心的,是不隶属于整个产业链环节中的某一点做事情,而基于全盘考虑。一部动画片,传统模式里往往存在侥幸因素。厂商在赌,赌片子会不会家喻户晓。

现在,万象娱通的模式产生后,动画由平台发布到视频网站,继而将大数据研读、反馈。例如,这部动画片被发放到的平台及点击量、同级别竞争者的点击量、用户大概的年龄段、口碑评价、消费人群的分布地域等信息,反馈给内容方。

下一个环节是涉及到衍生品的问题。如果一个片子在各大视频网站都播放的不错,玩具等衍生品就有可能好卖。基于以上提供的数据,厂商可以根据地域布局玩具的线下供货量,同时,基于视频而衍生的“随看随买”也是新型的电商形式。

“看视频的同时,如果发现了忠实粉丝,就会推荐相应的东西,现在很多视频厂商已开始植入这种功能。这种模式,虽然视频网站很想做,但其核心不是电商公司,不可能像京东、亚马逊一样自建电商系统。另一方面,与一家家的玩具供应商和动画厂商去谈,不仅谈不过来,也基本不可能组建一支专门的团队。于是,需有人来帮他们一次性对接所有的电商工作。”武楠解释了万象娱通对于解决视频网站痛点的价值。

也就是说,有这么一个平台,已经对接了所有的动画厂商,并且帮动画厂商提供了整个产业链上的信息整合营销服务。所以各方只需与平台对接,内容方能够保障其作品的推广,而作品上市、衍生品营销等一整套IP化整合服务也能有效的解决。

总之,“我们想打造一个平台,帮助所有动画厂商完成整个产业链的运作。”

IMG_5514_副本.jpg

每一个人物都应有自己的灵魂、精神,企业的灵魂在于将这种精神广而告之

“我们做动画片,在早期就是期望建立孩子各种价值观、世界观,对事情的判断和理解。”光靠热血类型,“打打杀杀”,虽然绚烂,但长远意义不大,我们需要思考动画片真正的职能是什么。“我们自己做了一套教育体系,是从孩子的四商方面评判的。把孩子的教育分为四商:情商、智商、体商和逆商。逆商是指当孩子遇到困境时,如何应对、思考、解决。这四方面,实际包含了孩子早期成长要注意的几个方向。”

武楠的一段话对我促动很大,他说,国外的片子,每一个人物形象都有自己的灵魂、精神在,每个故事都有深刻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迪士尼一个虚拟的卡通人物能吸引那么多粉丝,经历几十年而依旧被奉为经典。中国的动画片也需要朝这个方向发展。

万象娱通当下在做的,或为动画市场提供了一种参考和可能。其结果会像迪士尼一样,提供全产业链的服务整合,更重要的价值是本土化的改变。使中国文化,如先哲的经典以动画的形式传播到想了解中国文化的地域。我们可以宣誓:中国的动画人物也饱含民族精神。因,企业的灵魂赋予动画更广博的内涵:教育、慈爱,成长和生生不息。

文/言汐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