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踩着WebEx的肩膀“等风来”

2016-05-19 eNet&Ciweek/柯骁

如果一个行业还处于资本热捧的阶段,那它的风口还没有到来

企业级云服务市场的热度仍集中在创投阶段,即资本活跃、市场平静。对于其中的原因,广州科天视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天云”)CEO刘征宇认为,“大家对企业级市场的把握还不是很准确” 。

科天云.jpg

对这个市场的“消费方”——企业来说,已建成的IT系统不能轻易放弃,所以愿意主动试水的不多;而“轻装上阵”的中小微企业还未形成云上的IT消费习惯。简言之,眼下企业级IT消费还没有真正转向云端。所以,“把握不准确”的外延是客户在理念、意愿方面的滞后,比如IT部门的利益之争,SaaS本身的安全问题……这些话题虽然老生常谈,却是赤裸裸的、无法回避的现实。

然而,基于SaaS的网络会议发展迅猛,除了因为沟通是企业重要的生产力,还和这个领域的技术成熟、模式清晰有关。因此,在TCL欲推进其“智能+互联网”和“产品+服务”的“双+”战略落地时,恰逢思科欲提升其本土化服务能力,双方合作成立科天云并推动科天云WebEx的商用。

作为网络会议的领军企业,WebEx早在2000年便登陆纳斯达克,2007年以32亿美元的身价被思科收购,同时进入中国市场。如今,科天云在北京和广州自建并运营数据中心,打造基于WebEx云平台技术架构协的作云服务。

不难看出,在科天云之前,WebEx是作为一家纯海外服务商为中国境内的客户服务,所以科天云的成立就被外界解读为WebEx本土化落地的合规之举。但科天云CEO刘征宇并不这么认为,他告诉记者,相比思科的原型,“科天云WebEx”更加地本地化,产品也更灵活,更重要的是,它在应用场景和商务模式上都进行了改造。

“别人授权一个成熟的技术给你,你可以站得高,但你的价值呢?”刘征宇说,“不管WebEx在国外做成什么样,我希望在国内能够做到两点:第一,适合国内的使用习惯、使用场景;第二,创造使用场景。”

言外之意,大家不要简单地把科天云理解为WebEx的代理。在消费级市场,跨国互联网公司折戟中国的案例比比皆是,而刘征宇口中的本地化改造或在强调避免重蹈覆辙。在科技民主化大潮下,场景服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才是制胜的关键,做到这两点,才可能成为企业级云服务市场“风口上的独角兽”。这也许可以作为我们看好科天云的理由。

落了地的牌才是好牌,对科天云而言,这个前提就是了解场景

在企业级服务领域,场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以网络会议为例,QQ、微信等也具有相应的功能,但QQ、微信之类的互联网工具本身只是为满足社交而生的,无法解决企业员工工作的全部问题,从腾讯单独开发企业版QQ、企业微信可见端倪。

“企业级服务的使用场景不同。举个例子,一个万人大厂,通过QQ通讯录在这一万人里面找谁怎么找到?在企业活动中,有一组人是在一起工作,而且是动态成组,从这个角度来说,需要有相应的包括会议和其他的软件满足这种场景。”

客观地讲,基于WebEx技术架构的科天云跳过了从0到1的过程,所以针对场景的创新更多地落在商业模式上。刘征宇例举了远程教育的一个场景:过去一个账号是按天租用,那么教育经营者在同一天安排的课越多,平均使用成本越低。假设10门课用同一个账户,那么这10门课就要排在一天的不同时段。所以问题来了,假如某节课排在下午3点,而学员们这时还要上班,那就没人想选这门课。而如果10门课分别用10个账号,就可以在学员方便的时间排课。

“原来一个账号10门课的是什么价格,现在10门课10个账号还是这个价格。” 他说,“别人总觉得卖10个账号和一个账号同价是卖亏了。其实没亏,学习都在早晨和下午的碎片时间,针对这个场景,我们和客户共同来推教育,这样对我和他来说是双赢。”

“中国企业大概是这样的:一种会每天都要开,比如跟踪项目进展等,另一种是一年或者一个季度开一次大会。我可以将这两个场景需求加起来,作为一个产品来卖,把两者都解决了。” 刘征宇解释道,“我这商务模式是什么样?跟着这里就解决了。科天云没有以前老模式的包袱,在针对中国这个特定场景的服务商群体中间,我能够看到别人目前服务的情况,他们的不足。以我的商务、技术模式最大化地改变现状。这个是现在科天云,作为刚刚起步的公司,站在‘巨人的肩上’做的主要的事情。”

“科天云这样的状态,我觉得有一种朝独角兽走的感觉。”显然,刘征宇对自己公司的价值,对科天云的未来充满自信。“给企业业务带来最核心的东西,解决企业的问题,这个是我们公司的使命。”基于这个使命,科天云确立两步走的策略:第一,在短期内让用户对WebEx有利于产业的一面建立长久的认识;第二,在远期来看,科天云不仅仅是做WebEx,而是做真正的企业级SaaS。

行业性应用的想象空间很大

科天云2.jpg

远程视频互动是许多行业应用的基础,比如教育培训、医疗卫生、政务、公共安全、金融等行业的沟通与协作。如果科天云希望给客户一个整体方案的话,最好的办法是选择行业合作伙伴来做。TCL本身在教育和医疗行业有很深的基础,这成为科天云抢滩在线教育和远程医疗的优势。

“行业性应用的想象空间很大,我们也依靠TCL做一些事情,有技术性的,有和终端结合的,有和软件结合的。”刘征宇说,“我们自己做什么?提供最基本的网络视频会议服务。整体方案的话我们会选一些合作伙伴,有一些是自己做,而不是说所有的都由我们自己来做。以这种方式和教育、医疗或者其他产业来进行合作。”

“还有一点很重要,尤其是现在互联网,特别要重视运营商。”刘征宇强调,远程视频依赖基础的电信构架,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应该是做任何远程服务的其中一个重点。“不仅仅是最终一公里的资源,而是怎么样获得最优化的网络资源。这样的话,这个产业才能够真的发展起来。”

同时,OTT服务商要与运营商协同发展。“不能自己在上面,什么钱都自己赚去,这个也有分工。我们做远程视频,也不能忽略运营商。”他说。

真正的企业级SaaS要扩展给更多的人服务

一个企业,能够聚焦于为客户创造价值,为行业创造价值,为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创造价值,这样的企业自身怎么会没有价值?而剩下的就是专注做好自己的事情。

客户当下和未来的需求会有很多不同,需求在演进。以最基本的开会为例,随着今后安全技术、认证技术,手机通讯网络技术的发展,社交性元素会结合进去,几个人开会,到底算是社交还是企业活动?这个界限也不明显。刘征宇认为,以人为中心,To B和To C的结合不可避免,但科天云不会样样都做,也不会闭门造车。“我们自己的定位要定好,即怎么样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到最大。现在大家在做某一个产业,实际上有一个专项,但是为了取悦资本市场、客户,最后什么都能做,一旦什么都能做,其实客户很难选择,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做好。”他说,“我们还是到我们的特定用户群里面去看用户有什么样的需求。”

企业级SaaS软件目前还局限于典型的“To B”服务模式,重心在“Business”而不是后面的人;真正的企业级SaaS要扩展给更多的人服务,而且服务的方式要多样化。这就是刘征宇在科天云正式商用时定下的目标:通过建设和完善商用云服务,将科天云的产品矩阵从云计算逐渐涵盖到万物互联。

科天云已经准备好了,只等风来。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