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证券业5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婺源:隐匿在油菜花下的徽文化

2018-04-16 eNet&Ciweek/弘毅

三月过半,忽然记起仍有三天年假未歇,片刻思索之后,拿起电话,告知正在家中休假的死党,江西婺源。

提及婺源,脑海中第一印象就是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而三月份,也正是婺源赏花的最佳季节,真要是到了清明时节,反倒有些晚了。

其实2017年九景衢铁路开通后,从北京到婺源只有六个半小时的路程。但固执的我仍然选择了北京到九江的12小时普快,同伴开玩笑说我跟不上时代,我却觉得只有过夜的卧铺才是乘坐远途列车的正确方式。

由于朋友之前去过婺源,不再想去那些“名气”的景点,商量过后,在当地租了一辆科鲁兹后,便开始了数天的“穷游”。其实旅游和摄影很像,门票和器材只是辅助,而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至少在三月份的婺源是这样的。

说来惭愧,在没来婺源之前,我对婺源乃至江西的印象就真的只有油菜花。作为一向自诩客观独立的我,也被铺天盖地的广告商们结结实实的洗了一回脑。广告,实在是一个令人恐惧又敬畏的存在。

说洗脑,倒也不是什么欺骗。满山遍野的油菜花确实很美,但这次婺源之旅给我最大的感触,却是那古香古色的徽文化,以至于我一度以为这里是安徽地界。

其实我这样的猜测也不无道理,人们常说的徽文化其实是徽州文化,而古时候的徽州就包括安徽的黄山和江西婺源一带。只是解放后,为了军事管理方便,才划归江西省上饶专区管辖至今。所以从婺源建县1200多年的历史来看,除近代有60来年的时间外,都是归属于安徽管辖的。时至今日,婺源的不少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认为自己是徽州人。

如今的婺源,无论是人文风貌,还是建筑风格,都保留了浓郁的徽州色彩。

徽州人大都喜欢聚族而居,一个村落往往只有一个族谱,人口的流动性很小。这里的人们喜欢建祠堂、祭祖先,他们极其推崇宗族思想和孝道。在这里,长辈的吩咐是命令,先辈们的遗言是教条,就这样各种族群内部的规矩祖训成为人们行事的准则。联想到这里曾经诞生过程颢、程颐、朱熹等这样的理学大儒,也就不难理解宗族和孝道的重要性了。

徽州的古村落都有着脱俗的气质,村落的选址大多严格遵守中国传统风水规则进行,山明水秀,依山傍水,像是中国水墨画中走出的地方。徽州的建筑更是极具特色。白墙青瓦,房屋两端的马头墙高高耸起。你知道为什么房屋上会出现马头墙吗?

无论宗族思想还是建筑风格,如果谈及徽文化的核心,一定离不开“徽商”二字。所谓“徽人多商买”,即徽州人多从商,徽州人也善于从商。徽商有自己的文化,他们有自己的“为”与“不为”。能做到“为”的商人其实很多,而能做到“不为”的商人就不多了 ,他们有自己的经商准则,不诚之事则不为,不信之事则不为。

不同于一般商人,“贾而好儒”是徽商的另一大特点。尤其在宋代新安理学兴盛之后,崇儒重学的风气日益炽烈,这样的社会环境致使徽商潜移默化地受到熏染和影响,加上徽商中许多人自幼就接受比较良好的儒学教育,自然就成为他们立身行事、从商业贾奉守不渝的指南。

婺源,我慕油菜花之名而来,却沉醉于徽文化的氛围中而久久不忍离去。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