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企业咨询服务公司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文化艺术正文

2018最具活力文创企业排行榜

2018-11-22 eNet&Ciweek/百安

2018最具活力文创企业
序号类别品牌名称
1图书出版发行当当、西西弗书店、言几又、钟书阁
2媒体新媒体咪蒙、36氪、罗辑思维、新世相
3动漫与网游研发重庆视美动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绘梦动画、网易
4广告会展汉狮影视、中美影联、梅高广告、上海笔克展览
5工艺品看见造物、浦POA、巴卡拉、全爱工匠、十八字金
6创意设计欧赛斯、正邦设计、华一设计、叶茂中营销策划
7文化旅游携程、中国旅游集团、中青旅、众信旅游、凯撒旅游
2018《互联网周刊》&eNet研究院选择排行

前段时间,美国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宣布授予日本吉卜力工作室知名导演宫崎骏终身成就奖。洛杉矶影评人协会主席克劳迪亚·普伊格说:“宫崎骏将他迷人、不可磨灭的想象世界,用主题丰富的动画传达给了我们。”

文化创意产业的快速发展,确实给世界带来了不可估量的价值。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6年和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文化创意产业产值已达到2.25万亿美元,超过了电信服务。全球文创产业产值巨大,其中美国占比43%,日本10%,而中国约占3%。

相比其它国家,我国的文化创意产业亟待发展。

在第五届北京市文化融合发展项目合作推介会中,文创产业重点项目签约额近70亿元,创历史新高。会议强调,当下文创产业正呈现高端化、服务化、融合化的发展趋势,积极宣传文化与相关产业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新内容,将推动文创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在经历市场缓冲期后,文创产业终于又被拉到了台前。

其实,近年来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态势还不错,它覆盖了影视、出版、新媒体、动漫、网游、广告、设计和旅游等各方面,其中已成功上市的企业超过80家。

即便如此,相对其他产业,文创产业的成熟度和规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在文创企业创建和扩张过程中,不可避免都会面临融资、版权保护和优质内容生产三大难题,这些问题的解决或将真正促进产业的健康发展。

文创企业的融资困局

文化创意产业作为新兴的轻资产产业,“融资难”这个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是普遍存在的。

究其原因,商业模式的不完善是比较突出的不足。企业无法将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转化为完整的商业逻辑,为企业制定长期的战略规划。

而且在创立初期,企业规模较小,很多内部管理方式并不成熟。这些不成熟主要表现在成本控制、财务管理、会计核算等方面,最终致使投资方对企业的财务模型、信息质量产生信任危机。

外部融资得来不易,那么还有其他的资金来源吗?

从银行借钱?很多中小文创企业没有抵押物,这点很难。向互联网金融平台借款?风险大成本高,不划算。那么互联网众筹呢?该行业监管严格,对资金的吸引力有限,且产品众筹资金多用于公益项目,作用似乎也不大。

近年来,为了扶持文创产业,国家层面也出台了资金引导。财政部曾出资10亿元参股全国14只优秀文创产业基金,这直接撬动了其他各类资本约120亿元。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国有引导基金在发挥积极带动作用的同时,也存在效率上的不足。以动漫行业为例,部分企业出现了拿政府补贴过小日子的情况,而公司相关产业并没有直接受益。

文创产业绕不过去的版权坎

在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中,版权作为文创产品实现独家市场的利器,一直处于至关重要的地位。在当今互联网时代,我国文创产业经历了蓬勃发展的20年,但侵权问题的解决仍是个不小的挑战。

版权侵权的上游是版权意识薄弱的消费者。随着用户市场的持续增长,这些有着巨额利益的盗版产品不断问世,涉及游戏、综艺、音乐等多个领域,近几年更呈现多发且侵权形式多样的特点。比如在今年的戛纳电视节上,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点名《偶像练习生》抄袭韩国节目《produce101》。发布数据显示,前者从赛制、舞台布景、内容设置上多与后者雷同,相似度为88分,刷爆世界记录。

版权侵权的下游则是巨大的衍生品市场。在互联网的网络效应、快速传输和低成本性的驱使下,很多优秀的文创产品一经问世就面临着各种盗版的威胁。比如,国产动漫《熊出没》在爆红网络后,大街小巷都开始泛滥以该动漫形象为主的盗版书籍、服装和玩具等,这些未经授权的衍生品挤占了大量正版市场,严重损害了创作者和版权方的利益,使文创产业举步维艰。

那么,法律不能作为行业侵权的止损剂吗?就目前的情况看,国内关于知识产权的侵权判决多是补偿性赔偿,赔偿金额较低使得很多被侵权方放弃维权,而侵权方在巨额的商业利益和违法的低成本面前也只会更加肆无忌惮。文化监管,还有待完善。

区块链技术是可行的解决方案吗?

作为一种互联网运行的底层技术架构,区块链因其去中心化、开放性、不可篡改等特点被各个领域视为产业变革的利器。那么在文创领域,区块链也会有巨大的应用前景和创新空间吗?

关于融资难的问题,前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副总裁张元林提议:“在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允许下,可以将区块链运用到构建文创企业的股权众筹平台。众筹完成后,参与众筹方可在平台上继续交易,这既能解决投资后的流动性问题,又能吸引更多资金进入早期投资领域。”

如果能有效解决企业的信息披露、投资人风险承担能力的甄别、企业人员的违规追责等问题,区块链技术平台或将成为文创行业投资来源的一个重要补充。

在互联网领域中,对于法律无法及时作出回应的新业态,技术或许可以作为法律的重要补充,协助解决某些传统法律问题。

拿版权来说,文创领域的版权保护存在保护难、举证难、维权难三大问题,区块链技术打造的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的优势对版权的追溯、流转、保护等环节或许能起到积极作用,区块链的反盗版能力似乎比其他技术手段来的更快更直接。

如果区块链真能在以上方面有所建树,区块链+文创产业将是个值得期待的市场。

“泛娱乐”到“新文创”的升级,打造文化IP

以创意为核心的文创产品,凝聚着创作者的劳动和智慧,是文创企业的立足之本。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国内文创行业逐渐开始暴露“业大不精”的行业现状,至今还未出现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当代文化IP。

在文创领域,腾讯尝试过从以游戏为核心转向文娱全产业链的开放生态。但随着技术发展以及动漫、文学、影视、音乐等崛起共生,马化腾强调应该推进“科技+文化”的融合创新,打造中国特色文化IP。

在今年8月份的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大会上,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就“泛娱乐”到“新文创”的升级做了详细的阐述:“要想真正做强文化产业,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文化主动权,还必须在‘高度’上有所突破,打造出真正具有影响力的文化符号。我们的第一个升级点是更系统地关注IP的文化价值构建,第二个升级点是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级。只有把各种协作主体、文化资源以及创意形式广泛的连接起来,才能实现更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

此次升级是腾讯开放生态的延伸,代表腾讯将会连接更多企业与个人。相对于“泛娱乐”,“新文创”除了连接商业伙伴,更重视连接行业专家和手艺人等各色文化主体,达到从更大的文化价值中获得更强、更全面的支持。

最后

文化创意产业是20世纪90年代发达国家提出的新概念,概念几经演变,也被时代赋予了更多的意义。但是,“文化创意”的精神却在不断的流变中慢慢凸显,它至始至终都将代表一种对创造力和活力的追求和尊重。

相关频道: eNews 文化艺术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