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企业家100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t动态正文

距“2018(第十六届)中国互联网经济论坛”还有5天!

2018-12-14 eNet&Ciweek/半日闲

互联网没有边界,一切皆有可能

1994年到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大浪潮涌现,四大门户诞生,搜索引擎向人们开启新世界的大门,BAT从队伍中站了出来。

2000年,以新浪、网易、搜狐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面对泡沫破裂、资金紧缺的寒冬,纷纷流血上市以求自保。网易以一年市值蒸发近90%的惨烈结局收尾,却是这股求生欲支撑它挺过蛰伏期活到今天。

2000年到2008年,第二次互联网大潮袭来,乱战之中总有得利之师,社交化网络托起腾讯帝国,网络游戏开始释放商业能量,注意到网络经济隐藏着巨大潜力的互联网周刊创办了互联网经济论坛,电商因祸得福改变了中国人的购物生活。

世间没有永远的花好月圆,就像《红楼梦》中,癞头僧对甄世隐吟道的那句,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房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2008年,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关键年,也是中国经济史上重要的分水岭

彼时经济发展过程中对基建地产的过度依赖,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下,资金大举投入到许多过剩的行业种。虽然短期抑制了经济下滑,却影响了整体经济结构调整的节奏,令本应在创新上继续积累发力的制造业,缺乏相应的资金来源或被短期价格引导跑偏。

此时跳过农业革命发展的局限性还在,外部冲击与内部经济结构的失衡,抑制了制造业升级。基建的投入为今后十年的互联网红利奠定了基础,政策层面对于就业的担忧,为互联网经济扩张带来了意外的空间。

科技进步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但对社会发展而言却很难说清利弊。

2009年渡过金融危机后,移动互联网推起第三次互联网大潮,社交媒体们从激烈交战到逐渐微“凉”,电商爆发成全民娱乐,共享经济横空出世,新零售应运而生。

愈加强盛的互联网经济,开始以复合增速数倍于传统网络产业。低质竞争下的趋同性和资本套现需求的短期性,令中国互联网经济在各个细分领域都快速实现了垄断。

2018年,像极了2000年那个青黄不接的时代,上一个互联网浪潮正在过去。如今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无论从连接数量、使用人群和覆盖面来讲都堪称全球领先,但技术本身不会带来全方位的进步,很多新问题实际上还是遗留问题。

纵观各国工业化历史,可以发现直接引入外来科技,虽然可以带动本国在某些领域快速发展,但尚未发展的那些部分,仍将掣肘未来发展。所谓“弯道超车”,最终是一种补贴或者取舍状态下的局部追赶或超越。

长期来看“局部之外的部分”,正是未来的局限性所在 

站在全球的视角来看,突破了创新领域的高附加值部分,或才能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到高收入行列。而中国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新兴科技都没有进入高附加值阶段,在全球产业链长期处于中低端。

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经济则是在基建上,实现了低附加值工业制成品和服务业的规模化,同时低质低价的产品和服务成为互联网平台赖以生存的根基,这种平台模式并没有改善经济结构失衡的状况。

任何一个时代,居于市场优势地位者都会放任市场自由,随之而来的“进步”往往会引发社会变动,“自由放任”总是与社会的自我保护机制相伴相生。就像《The Great Transformation》中所言:“社会会保护自己,以对抗自律性市场所具有的危害。”

时至今日,处于优势的“地位者”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弊端及影响,开始向高附加值产业迈进。为了维持外向型经济及应对全球竞争,中国主动走上了自主创新的道路。

资本极寒下互联网企业正在被价值重估,宏观调控的金融去杠杆威势更强,这些或都将推动互联网经济真正走向革命性创新之路。这条从未有人走过的发展之路,很难却也是机会。

改革开放四十年,由经济乱象而起之风暴没有断绝过,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中国经济却以世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展着。尽管新时代的变迁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但互联网经济一直在不断总结经验吸取历史教训,用事实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今天中国互联网经济所经历的一切,都将被铭刻在史书上,因为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作为互联网经济发展最好的见证者,2018年12月18日,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将继续领携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和eNet硅谷动力,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隆重举办“2018(第十六届)中国互联网经济论坛”。届时,众企业领导人将聚集一堂共同见证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心路历程,与我们一起展望新一年的中国互联网经济故事。

相关频道: eNews eNet动态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