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IT转型服务商TOP10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数字中国正文

2018中国十大电影院线排行

2019-02-09 eNet&Ciweek/文乾

2018中国十大电影院线产业排行榜
排名名称票房(亿元)人次(万人)场次(万场)
1万达院线76.9020013.81894.81
2大地院线56.7818098.41160.09
3上海联和院线45.2612991.94564.93
4中影南方新干线42.0012830.46734.66
5中数院线41.2213039.31936.82
6中影星美院线36.2210882.8609.06
7金逸珠江院线27.738284.6391.73
8横店院线24.607915.4507.29
9华夏联合院线19.766196.05364.09
10江苏幸福蓝海院线19.466060.9297.56
2019《互联网周刊》&eNet研究院选择排行


院线是企业,企业家对什么是用户的喜好的不同理解,决定了业绩

2018年12月31日,《地球最后的夜晚》以高曝光度高差评率的“双高”战绩收官,同时落下的还有整个2018年电影市场帷幕。这一年来,电影市场起起落落,佳作与烂片俱存,火热中充斥着寒流。单纯依靠炒作已经无法为票房站台,回归剧情、演技等内容本身的呼声日渐高涨。

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比上年559.11亿元增长9.06%,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7.16亿,比上年16.2亿增长5.93%。尽管年度纪录再次被刷新,但耀眼的数据下仍隐藏着危机:票房增速开始进一步放缓;票房前6位影片贡献了30%票房,1000万以下票房的电影超过311部,头部效应显现。

以前,观众大多是冲着导演、演员、制作去看的。但2018年整体趋势显示,以往的经验正在失灵,观众已经逐渐将口碑作为观影的首选条件。这让一众高口碑的小成本电影成功逆袭,多部高举高打的商业巨制却黯然折戟。2018年是影视圈巨震的一年,不光是因为“补税风波”传递的洗牌信号,更是因为消费端正对供给端形成反作用。

近年来,影城建设速度一直在加快,影院在三四线渗透率已实现质的突破,但许多影院上座率低迷,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甚至连续亏损。基于此,院线不得不根据用户的喜好将线上反馈作为排片的重要依据,背后的资本运作也在同时开展。

只是想着要拿下更多市场份额的想法,是徒劳的

影院是终端,院线是渠道。

许多人对影院与院线的关系十分模糊,甚至有人将二者之间划等号。事实上,影院与院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将影院视作直接对接观众的终端,院线则立于产业链中游,是连接观众与影视制作的纽带。

影视行业受资本影响十分深远,院线便是由众多影院以特殊的资本形式组建而成,来统一管理排片及供片的机构。因此,一部电影的票房除了受其口碑本身影响,院线的支持也是片方获胜的客观因素之一。

作为中下游产业主导者,院线与影院的关系主要分为三种:以万达院线为代表的资产联结形式、签约加盟为主的大地院线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金逸珠江院线。万达院线旗下的影院全部直接兴建,品牌度高、管理统一,但属于重资产类型,对资本的依赖十分严重;大地院线虽然扩展快速,但收入结构单一,管理也难以有效统一。

纵使影院与院线的资产联结有利有弊,规模仍是行业最为敏感的要素之一。电影工业需要高度协同合作,细分环节的专业化必不可少。选择适合的观影设施、放映时段和目标受众等,则需要下游产业合理布局、引导和服务。因此,选择正确的发行伙伴对于作品商业影响的扩大至关重要。

而对于院线来说,旗下的影院数量越多,与电影发行商敲定分账比例时的议价能力也越强。因此,除了继续在排片方案上讨好用户口味,各家院线也在积极进行资本运作与产业联合,以期在边际效应显现之前,依靠整合拿下更多市场份额。

目前国内共有48条院线,但票房不足5亿元的院线多达26条

其中,既有国有院线,也有民营参股、控股的混合所有制院线,还有纯民营投资新建的独资院线。为了减少资源浪费、提高效率,院线间的合并一直在紧锣密鼓地推进。

近日,国家电影局下发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首次提到了“院线牌照”这一新鲜事物。另外,该文件中明确表示将“完善电影院线奖惩机制和退出机制”,国内院线即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一些小院线很可能被清退,或被大院线吞并重组。

另外,具有地域色彩的国产影片在票房产出方面有更强的指向性。显著的代表是:港片在粤语地区有广泛号召力;北方部分地区的民俗传统对“小鲜肉”的接受程度也存在差异。基于区域文化传统的差异,区域间的资源整合也在持续推进。

院线的职能是统一发行、拿片、排片。而目前40余条院线发的片子几乎一样,对于影院来说,加盟任何院线实际上没有明显区别。整合必将激活行业活力、培育一批有代表性的院线龙头企业,并以此为纽带,向电影产业上下两端施加影响,促进电影产业朝商业化、品牌化发展。

票补时代的终结

2018,似乎每个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都在经历寒流洗礼。10月1日的电影新规让以往9.9元、19.9元低价票成为历史,许多线上平台优势大减,院线格局也正在被改写。

“票补”时代的开启还要回溯到2014年。彼时,《变形金刚4》在内地上映,线上平台的大规模补贴让该片首周末票房超6亿,其中猫眼以美团作为导流入口,出票450万,贡献了30%以上票房。至此,票补大战正式打响。

电影“票补”作为互联网公司以低价争夺用户采取的手段,与出行补贴、外卖红包一样,为行业前期的繁荣提供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却也催生了虚高的泡沫——许多低口碑的影片在补贴之下,依然能有傲人战绩。2016年后,优质影片的增多开始打破这场虚假繁荣,毕竟没有人愿意为一部烂片花钱又花时间。

对淘票票、猫眼等线上平台来说,取消“票补”大大降低了用户粘性。但对自有票务能力的院线确是重大利好,这也将间接

相关频道: eNews 数字中国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