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医疗APP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知识的诅咒和祝福

2019-09-17 eNet&Ciweek/樵苏

一、

去剪头发,理发师问分哪边,我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分好。理发师说:“我来帮你分吧,我知道你这边有一绺头发梳不过去,那边有一绺头发梳不过来,也不要中分。放心吧,我来帮你分。”

那是一位相熟的理发师,这几年,我基本都是找他剪头发,中间他们的店面搬迁过一次,但也离我上班的地方更近了。偶尔中午吃饭会从他们店门前路过,他有的时候在和人聊天,有的时候就站在路边抽烟。偶尔看到了,会互相打招呼。

第一次去他们店是从团购网站上看到,评价说这家店的理发师和别处不同,从不推销,只是安静地剪头发,就去了。

碰巧是他剪,剪完之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我开心得不得了,一路上从各种可以反射镜像的物体里欣赏自己的新发型,回去跟同事们说是一个长得像孙红雷的理发师剪的,同事说,没准就是孙红雷呢。也是哦,有什么不可能。何况这个街区,本来就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有一次剪完,感觉略有点长,我才正说着,他就着急了,我赶紧说,又不要你重新剪,你急什么,他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是的,他差点跟我急了。因为那天我去的时候本来就已经很晚了,他们店里的人都已经下班,只剩下他和一个学徒,两人正准备锁门。我说刚忙完工作,第二天又有要紧的事情,他就开门让我进去,一个仔细地洗,一个认真地剪。

二、

“我来帮你分吧!”那种感觉,很熨帖,很窝心。

怎么说呢,就像是小的时候在家里,冬天,我在厅房的炕上睡觉,村子里的人来串门,和我爸围炉煮茶叙话,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客人聊起,这女娃子喜欢吃啥,我爸说,这个小娃娃,什么都吃,没什么忌口,但就是对什么都淡淡的,也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噢!原来我的胃口是这样的呀,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喜欢吃的。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也的确是这样。但我觉得还是有一点不一样。我爸爸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说出来,我就觉得不一样,很窝心。那个瞬间一度让我我觉得,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类似的情景,是和朋友一起去吃饭,点菜的时候,人家问有没有什么忌口,我反应慢,还要思考一下这顿饭都点了哪些菜,会不会出现香菜,去掉香菜的话会不会不好吃。但朋友总是能脱口而出,不要香菜。瞬间觉得很畅快。是啊,不喜欢吃香菜,不要加就好了,纠结什么呢。但朋友的话更令人欣喜:他们始终都记得,我不喜欢吃香菜。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觉得,很熨帖,很窝心。

我常常因此而觉得幸运。

是的,幸运。那种因为共同的经历和认知,无需过多的解释和磨合,就能想到一起去,做出没有争议的选择的那种幸运。

三、

社会心理学中有一个现象叫“知识的诅咒(The Curse of Knowledge)”,即我们一旦知道了某事,就无法想象这件事在未知者眼中的样子。专业人士常常因认知偏差,或者常以专业术语交谈,丧失了与非专业人士沟通的能力。在人际交流、工作沟通中,很多的误解、矛盾和障碍都因此而生。

是知识诅咒了我们。斯坦福大学的一位学者伊丽莎白·牛顿(Elizabeth Newton)因这一研究而获得了心理学博士的学位。

因为信息的不对等,我们永远无法想象,我们所熟知的一切,在别人眼中会是什么样子。“我以为”是最大的误会。同样的道理,当交流的双方有着同等的认知,那么很多事情都将会变得顺畅。

在工作中,小组讨论的时候,如果这个小组的成员在此前都读过相同的书,讨论过共同的话题,那么在讨论新话题、开展新工作的时候,将会有更多的共鸣和默契,工作也将变得更加顺遂。

对一个小团队是如此,对一家公司而言也是这样。如果一家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有着共同的,或者至少是相似的认知,有着趋同的价值观,共同的愿景,那么他们的心和力都将能更加顺畅地凝聚在一起。

凝心聚力,将一往无前。

这是知识的祝福。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