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之前需要思考的事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遗忘

2019-10-17 eNet&Ciweek/射手

方片七在努力回忆些什么,他似乎不知道具体到底要回忆些什么,但他总想回忆些什么。

哇哇哭泣还未记事前的事似乎是注定想不起了,但他发现记事后所发生的事也遗忘了许多。

生命中的大多数事情可能总会被遗忘,但他还是想去回忆那些被尘封的过往。

也许他害怕自己在未来会被遗忘。

一种普遍的观点是,人在3—6岁之间开始记事,但方片七觉得自己在这个时间段里似乎只有很细小的简单片段,这算得上是记忆吗,他自己也不知道。

那是些怎样的片段呢,姐姐教自己识字?妈妈带自己去看病?爸爸从外面带回来糖吃?    

他在努力回忆,但果然,这些细小片段他记不清了,也记不清这些片段在时间轴上的准确位置,甚至大致位置。

他只记得小时候很美好,很美好。

脑中有些凌乱,他闭上眼睛,试图放松一下。

“小蛐蛐,别跑呀。”数只蟋蟀在玉米地里蹦来蹦去,方片七想抓住几只拿来玩,老爸老妈正在前面掰玉米。

入秋已有一段时间,位于华东地区的黄河流域,秋收正在进行。彼时,农机还没在这个略显落后的小村庄里普及,木板车还是最常用的运输工具,掰玉米当然也是展开双臂,一手掰下一个。

“嘿,逮着你了吧。”方片七终于在一小堆玉米秸秆下摁到一只。

被这么个傻小子逮到,蛐蛐似乎有些愤怒,几只触角胡乱拨动,触须也疯狂乱甩,誓要逃出魔掌。

和人类比起来,这种生物微不足道。约3厘米长、1厘米宽的身躯也没一个小娃子的手指大,被方片七两个手指轻轻捏住身躯便束手无策。

但在方片七眼里,这似乎是个骁勇的斗士。背部褐色盔甲,霸气外露。触须潇洒甩动,放荡不羁。触角饱满有力,伸缩自如。最主要的是那灵活的眼睛和不惧世俗的眼神,要不是不会说蛐蛐语,方片七真想和它结义金兰。

“吱!”蛐蛐的一声尖叫把方片七拉了回来。

“别急别急,我这就给你找个伴。”方片七小心地把它放到准备好的塑料瓶里,用盖子盖好,先把它放在一边。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方片七便信心满满了。两点钟方向,他看到了一只大小接近的敌兵。就你了,方片七蹑手蹑脚地接近。

敌人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触角紧绷,触须警戒,余光扫向危险源,思考脱身之计。

方片七感觉到敌人要逃,由不得多想,双手定位坐标,一招如来神掌从天而降。

感到一张大网从空中袭来,并伴随着强大的气流,蛐蛐双腿猛地一蹬,沿水平线45度方向发力,使出跳跃神功。但身体刚刚离地,头顶便被一股强大力量摁下。

“哈哈,你也跳不掉。”方片七双手形成封闭空间将蛐蛐捂住,再慢慢收合,按于两掌之间,手指向掌心伸去,稳稳抓住俘虏。

逃跑失败,蛐蛐情绪低落,垂头丧气。

“开心点嘛,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右手三只小手指将蛐蛐按在手心,左手拿起塑料瓶,右手大拇指和食将瓶盖小心打开一点缝隙,移动右手慢慢将蛐蛐放进去。

“你俩老实点哦,现在不能打架,回去会让你们好好耍。”

“妈,我抓到两只蛐蛐。”方片七傻笑着跑向掰玉米的妈妈。

方片七睁开眼睛,他好像看到老爸老妈正在田里收玉米。老妈说,村里几年前已经开始用机器收玉米了,不用再拿手掰了。

方片七听说过那种机器,但不知为何,他头脑中却形不成那机器的具体画面,自己应该是见过的啊,难道最近几年自己在秋收的时候都没回家吗。

方片七记不得了。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