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智能工厂自动化集成商10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创新进化论

2020-05-09 eNet&Ciweek/艾依

人类是从哪里来的?

几乎不用太多思考,大部分人都会脱口而出,我们是从古猿进化来的,从古猿到智人,然后有了现在的人类。那么再往前追溯呢?在古猿之前,大约距今两亿年,哺乳动物出现了。

仔细追究起来,哺乳动物的出现可谓生不逢时——彼时,恐龙在进化的舞台上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一小群不起眼的动物从兽孔目爬行动物中分化出来,在随后从侏罗纪到白垩纪长达1亿多年的漫长岁月里,这些小动物一直在以恐龙为主的爬行动物的巨大压力之下苟且求生。

白垩纪末,生物大灭绝事件让恐龙等大型动物从地球上消失,部分哺乳动物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了下来,并得以在新生代中顽强地崛起,而后,成为了地球的新主宰。

当然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从三叠纪晚期开始,哺乳动物逐渐分化出了始兽亚纲、异兽亚纲和兽亚纲3大类,每一纲下又包括数个目和次亚纲,其中,始兽亚纲中的柱齿兽目中,有一类体型娇小,后被科学家命名为摩尔根兽,在经历无数个漫漫长夜和艰难的演化后,成为了代表包括人类在内的整个哺乳动物大家族的祖先类型。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阐明了生物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规律,即后来被我们熟知的生物进化论。当我们复盘整个过程,就会发现,这一过程的重点或许不在于进化本身,而在于进化的连续性。

从单细胞生物到鱼再到爬行动物,一个物种如何变成另一个物种,不是因为某一次或几次偶发性的突然变异,而是经年累月的无数次微小的突变的叠加。

将这种模式套用到现代社会中也同样适用。任何的文化或组织,从一开始都是维护主体生存的,并围绕主体建立了相对应的思维模型,但客观世界始终在变,当主体无法适应新世界时,原有的思维模型就会对组织的进步产生反作用。

创业也是同理。新的公司成长壮大,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离不开一套自我的经营逻辑,包括企业文化、运营模式、产品优势、盈利方式等,在短期内,这套逻辑或许是新公司在竞争中迅速崛起的主要手段,但随着其一步步从小公司到独当一面的大企业,自有的这套逻辑就不得不经受新时代的考验。

作为一代人的记忆,诺基亚手机无疑是世纪交接处的辉煌,从1996年开始,诺基亚功能手机连续15年占据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2003年,诺基亚推出的时尚低端机 Nokia 1100以低廉的价格和时尚的外观独领风骚,至2008年,创造了2.5亿台的销量奇迹,不夸张的说,每眨一下眼睛就有一步诺基亚手机被卖掉。

也是在这个时候,苹果公司正式公布了旗下的智能手机“iPhone”,并发布了自己的IOS系统。同样在2008年,谷歌公司的安卓操作系统面世。苹果手机与安卓系统引导的智能手机风潮逐渐成为市场主流,不断有声音质疑诺基亚的塞班系统是否还能适用于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那一年,诺基亚结束了连续15年的霸主蝉联,排名落至第三。

此后,HTC、三星、摩托罗拉、LG、爱立信等手机制造商陆续放弃塞班系统,转型为安卓机。独属于诺基亚的通讯王朝仿佛在一瞬间就土崩瓦解,但坍塌是突然发生的吗?或者说,是苹果和安卓手机在短时间内改变了时代轨迹吗?显然不是。

事实上,功能手机走向巅峰的过程也是走到极限点的过程,遗憾的是,诺基亚没能在拐点处找到新的成长路径。曾经因塞班系统一统江湖的诺基亚,也因为这一系统迟迟破不了按键手机的禁锢,甚至直到iPhone4电容屏手机发布,诺基亚还在出电阻屏的手机。

另一边,从电脑业务逐渐分化出了iMac、iBook、iPod等硬件,以及数个适配的操作系统,蛰伏许久后,苹果看准了智能触摸屏手机的未来,一举夺下了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而让苹果手机实现超越的、对于手机领域来说是全新的触摸屏,实际上在计算机领域是成熟的技术,苹果公司做的只是搬到手机上来而已。

当我们再次反复地重提创新时,必须要知道,创新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创新是在成长中一点点被注入组织中的,是连续发生的。这中间,是数不清的日夜的累积,是灵感的无数次碰撞,也是领导人在短期效益与长期成长中的判断抉择。

灵光乍现的不叫创新,就像一次偶然的基因突变也不足以造成进化一样。归根结底,创新和进化,都是长期主义者的胜利。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